当前位置:主页 > 鸿彩彩票娱乐 >
鸿彩彩票娱乐

一位学长说过,他曽经独自一人流落在这积雷山

来源:鸿彩彩票_鸿彩彩票平台 发布时间:2018-07-28
内容摘要:你才喜欢猴子呢!心中的美丽的画面被木流云的话语瞬间打破,赵飞燕愠怒的说道。 嬉笑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,各自的想着
“你才喜欢猴子呢!”心中的美丽的画面被木流云的话语瞬间打破,赵飞燕愠怒的说道。
 
    嬉笑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,各自的想着心中的事情,朦胧间渐渐的睡去。
 
    清晨阳光透过茂盛的枝叶散落下来,早起的鸟儿也开始了一天新的歌唱。两人总算安安稳稳的休息了一晚,至于新的一天迎接他们的又不知道将会是什么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零九章 捉鱼喝水
 
    又是新的一天,两人舒展了下身体,相视见不由的笑了起来,两人此时都如同小花猫一般!
 
    “咕噜噜”此时两人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,可是所有的食物都被赵飞燕毁掉了。
 
    赵飞燕询问的说道,“要不咱们再去抓一只山老鼠吧。”
 
    “要去你去,我才不去呢。”想想那似海浪一般卷席而来的鼠群,木流云此刻还头发发麻呢。
 
    “那怎么办呢,我都饿了。”赵飞燕嘟着小嘴,委屈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现在知道饿了,当初毁坏粮食的时候怎么那么有胆气呢!”。
 
    赵飞燕用那一双晶莹的大眼睛望着木流云撒娇的说道,“木哥哥,我都已经认过错了,你怎么还抓住不放啊!我知道你最有办法了,是不是。”
 
    女孩子天生最有的两个法宝——“撒娇”或者“撒泼”,只不过前者让人赏心悦目心甘情愿,后者让其头晕脑胀厌恶至极。
 
    “咳,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!”木流云无奈的叹息,“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。”
 
    “跟着我来吧。”木流云领着赵飞燕又来到溪边,原来昨天它就发现这包含雷电的溪水之中居然有鱼,而且这溪水之中的鱼不但个大,而且似乎不怎么怕人。
 
    想着一会就有鱼吃了,立刻高兴的说道,"耶,我就知道木哥哥最棒了!”
 
    木流云嘱咐的说道,“我估计只能在这溪水之中待上数秒,一会我将鱼打出来你立刻接住别被它逃回水里。”
 
    看着赵飞燕确定的点了下头,木流云将雷霆之力化作一道电网护卫在身上,向着小溪之上飞跃了而去。一对黄金翦已经紧握在双手之中,只见木流云在半空之中一个燕子翻身,金翦向着溪水之中的游鱼击打过去。
 
    金翦划过溪水将那仍毫无所觉的游鱼击飞而起,向着岸边飞去。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赵飞燕顾不得对木流云的身法叫好,立刻将那飞来的鱼接住。
 
    这时木流云身上的雷电护罩已经被溪水之中的电流消耗了大半,落下的身体如同燕子踏水一般,在溪水上面轻轻一点,借着踩在溪水之上的踏水之力,向着岸边纵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看着木流云一气呵成轻盈的身法,赵飞燕不禁叫起好起来,而双手的游鱼之上却传来阵阵电流震的双臂发麻。
 
    “你还敢电我!”赵飞燕身上的雷霆之力猛然迸发而出,立刻将那游鱼电昏了过去。
 
    落在岸边的木流云正在平息身上的电流之力,突然感到温柔的双唇印在脸颊之上,心中一阵荡漾,身上的电流的气息差点混乱起来。
 
    赵飞燕却觉的没有什么,生活在大城市之中的她,觉的亲吻一下自己喜欢的人很正常。木流云此时的脸庞,却羞涩的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再去抓几条来。”为了掩饰心中尴尬,木流云赶紧再次向小溪之上跃去。
 
    不一会木流云他们已经抓了好几条,两人各自拿出利刃收拾着眼前的游鱼。黄金双翦再次被当做了烧烤棍,将鱼穿了起来在火上烧烤着。显然有了上次的经验,两人这次的动作熟练了不少,虽然仍是有些地方烤的焦糊,但是比起以前已经好了很多。
 
    各自吃下数条鱼的两人又再次在溪边躺了下去,消化着肚腹之中的精华之气。上次那鼠肉显然不是这些游鱼能够比,两人不禁想来上次那鼠肉不知道是吃什么灵草圣果长大的,血肉之中居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精华之力。
 
    木流云极不情愿的坐起来说道,“趁着现在赶紧将这精华之力炼化吧!”
 
    “好吧”
 
    赵飞燕同样无奈的坐了起来,吃饱之后,最幸福的事就是躺在那里好好的休息一下,想起要将这精华之气炼化,就一阵的厌烦之感。可是这精华之力只是暂时储藏在身体
 
    之中,如果不及时炼化成本身的精元,就会白白的浪费掉,能被身体自动吸收掉的极少。
 
    两人都是极不情愿,但是仍盘坐在那里各自运转玄功开始炼化这精华之力。丝丝的雷芒将两人包裹其中,连同昨天未来得及消化的鼠肉精华,也正在被一点点的炼化掉。
 
    "呼!“两人各自吐出一道雾霭之气,长达数丈好似一道白练一般。这是他们不能吸收化解的杂质,必须从身体之中清理出来。
 
    可是这两道白练却有些不一样,木流云喷吐出来的几乎不含有什么杂质更似一条清气,而赵飞燕的相对于杂质就要多了许多,更像是一道浓雾之气。
 
    “难道他这神甲所运行的功法比我的还好!”赵飞燕惊骇不已,每套神甲都有自己独有的运转法门各不相同。依照神甲创造者的能力强弱,神甲所表现的实力也是不一样。自己这套神甲功法在爷爷看来已是极其了不起的,怎么还没有他吸收的完全。
 
    越加
    “等等,我好像听以前的学长们说过关于这溪水的事!”赵飞燕似乎忽然想到什么。“一位学长说过,他曽经独自一人流落在这积雷山之上,据说为了保命喝的就是这种带有电流的水,只不过他是将这溪水之中所蕴含的雷电之力炼化掉以后才喝的。”
 
    木流云听赵飞燕如此说来,知道这溪水是能饮用的就行,“想不到你这小丫头知道的还挺多的么。”
 
    可是当望着杯子之中带着电流的水时,两人开始运转功力将其中的雷电之力化解掉。只到这时他们才发现,哪位前辈学长说的并不是那么的容易,这溪水已于雷电融合在一起,凭他们的能力想要化解谈何容易。
 
    不管了,吃了那么烧烤的兽肉,现在嗓子都快渴的冒烟了,这样化解下去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,只要是水就行了那里还管的了那么多。
 
    “不管了,我先干为敬!”木流云说着将那尚未化解干净的溪水一饮而尽,只觉的一股火辣疼麻之感瞬间袭遍全身。
 
    赵飞燕看着木流云一饮而尽,犹豫着最终也将这杯中溪水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两人躺在溪边之上,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。道道电流火花从耳鼻之中喷吐而出,五脏六腑之内更是翻山倒海一般。那融合在溪水之中的雷电法则,怎么会甘心被轻易炼化掉,在身体之中疯狂的乱窜着。
 
    “快,快运转神功,化,化掉这法则之力。”阅历丰富的赵飞燕极其艰难的说道。两人现在哪里还有坐起来的力量,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疼痛。只能躺在哪里暗自运转着神晶之力,化解着这法则之力。
 
    “朝吞云霞,暮吐雾"
 
    想着书中所说的那些上古的大能以风雷云雾为食,力量不知道强大到何种地步。两人紧紧只是将这含有一丝雷电法则之力溪水饮下便已经如此,那些人可是直接以苍雷烈炎为食的主。
 
    玄功运转二人总算将那一丝法则之力炼化掉,化作一丝雷电法则的纹路铭刻在自己的身体之中。